推荐资讯

凄惨的叫声并没有阻止这些铁疙瘩前进的步伐当它们终于滚到了这条

发布时间:2018-09-08 10:54 浏览:
‘咔咔咔……’
 
    到了最后,这作响声竟是有如给钟表上发条一般的速度,让听到这个声音的强子与猴子,立刻就惊悚的对望了一眼。
 
    “猴子,你干啥了?”
 
    “我……啥也没干啊,等等,难道说……”心生感应的猴子往他和强子踏着的地板上,下意识的瞧了过去,却看到他们所处的地板的样式与卫爷和大伟那群人从旁观摩所踏着的地板,完全不是一个模子制造出来的。
 
    难道说,设计这里的机关的高人,早就想到了多人帮忙或者是将零件运送出去的可能性,竟是在地板上计算过了一个人的大概的重量,有了稳定的测量之后才开始计时的?
 
    那就算是大伟用了第一种方式,将零件全部抛了出来,这边的机关怕是也会因为重量的骤减……而被触发了出来了吧。
 
    还真是阴险啊。
 
    但是现在的猴子已经没有脑子再去感叹这墓穴建造的鬼斧神工了,此时的他和大伟眼珠子瞪得溜圆,习惯性的打算后撤的时候,这条路上的机关,却是不打算给他们机会了。
 
    就在他们后退的一瞬间,这条路径上的所有地板都抽拉了出来,一个个黑洞洞的空洞,从地板地下坦露了出来。
 
    “不好快闪!”
 
    ‘唰!!’
 
    卫爷的这一声提醒还是晚了一步,那些孔洞中飞窜起来的尖矛瞬间就插穿了一米相间的大伟和猴子的鞋帮,檫破了他们闪避不及的躯干,若不是他们在紧急的状态下勉力的避开了要害,怕是这两个人的下巴……就要被这足有两米长的长矛给捅穿了。
 
    “嘶,好险,自己的小命差一点就交代在这里了啊!”
 
    身型瘦小的猴子占据了身材之利,除了胳膊肘旁边有点擦伤之外,其他的矛尖儿,都被他用麻花式扭转给完美的躲避过去了。
 
    可是身材伟岸的强子,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除了两条胳膊被捅出俩窟窿了之外,他的大腿周围前前后后的竟被矛尖儿剐蹭下来了足有二两肉。
 
    现如今的他,只能在猴子的拖拽下,勉力的朝着卫爷的方向挪动呢。
 
    而这条路上原本被他们取下来的零件,则随着地板机关的抽动,就滚入到了下方深不可测的深洞之中。
 
    随着猴子和强子的撤出,这里的地板就嘎嘎吱吱的封闭了起来,在地底下传来了一阵吱吱呀呀的机关作响的声音后,这一面墙的墙板一个翻转,那些跌落到底下的零件……一个不拉的就又被卡在了墙面之上。
 
    仿佛刚才的惊心动魄完全不存在一般,是众人的幻觉呢。
 
 827 第十七世界的回放(六)
 
    但是卫爷知道,这并不是,因为这条路是平复下去了,位于大厅正中央的那五个笼子中的铁矛可是却没有收回啊。
 
    是的,相同的待遇,不但实施在了闯关人的身上,更是一并招呼在了这些可怜的……已经进入到了牢笼的人的身上。
 
    那些被弩箭无情的射入的孩子们,现在又被四五根同样冰冷的长矛给捅了个底朝上。
 
    若不是笼中的矛枝之间的间距足够的大的话,现在的他们就会变成一个个的人血葫芦,被悬挂在这里示众了。
 
    但是,这五个人就算是侥幸的逃过了这一波的长矛,他们身上或多或少的又都挂上了新的伤口。
 
    而那些并没有重新没入底下的矛杆儿,也让他们在笼子中可以自由活动的空间就变得更加的狭小了。
 
    若是笼子外边的人,还打算去尝试一下走中间的这条路的话……
 
    想到这里的小六子一行人,就撕心裂肺的大叫了起来。
 
    “卫爷,饶命啊!莫要再尝试了,就当您老是为了我们的性命着想,先高抬贵手,行不行。”
 
    “能不能先把我们哥儿几个给救出来之后,咱们再来谈后边的尝试啊。”
 
    “真的,卫爷,若是您能将我们救出来,以后我们兄弟就以卫爷马首是瞻,您老人家让我们去东,我们绝不会去西,一定会当一条感恩戴德的好狗的!”
 
    这话说的姿态很低,因为小六子是真的从卫爷的眼神里看出了,他刚才的打算。
 
    他这是打算派身后的人直闯中路啊。
 
    这是想不管他们的死活,来验证一下这中间到底是不是生门的所在了。
 
    所以,吼出这些话的小六子,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但是他却是在见到了卫爷的人压根不听他的哀求,不管不顾的奔向中门后……所造成的后果时,反倒是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报应啊,活该啊!”
 
    因为无论是卫爷还是小六子,他们都猜错了。
 
    这中间的一条路,也不是什么生门的所在,它还因为跑过的人没有注意两旁,将原本只是警告式的机关,给大面积的触发了。
 
    只不过,这一次可真就不是什么小打小闹的弓弩矛枝了,而是结结实实的铁球疙瘩,裹挟着泥土沙尘,轰隆隆的朝着这个大厅无差别的撞击了过来。
 
    “我擦!不好!泥沙流快退!退回到原本的甬道之中!”
 
    “那小六子他们怎么办?”
 
    “还能t的怎么办,自身都难保了,还有功夫管别人?”
 
    这一串惊慌失措的话就撂在这里了,而卫爷这群人不过一瞬的功夫就已经跑的无影无踪。
 
    一下子就把嘎嘎怪笑的笼中五人组给噎在了当场。
 
    “啊啊啊,老子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啊。”
 
    “妈妈,我真不应该不听你的话,若是早点跟邻居家那个胖妞搞个对象的话,好歹还能给咱们老刘家留个后啊……”
 
    小六子在幸灾乐祸之后就发现,铁球泥沙虽然赶跑了卫爷,却也等同于赶跑了他们求生的希望了啊。
 
    个严严实实。
 
    真是完蛋了。
 
    小六子一行人出不去,卫爷一行人进不来,进不来的还可以另探盗洞,寻摸着其他的路再次进来。
 
    但是出不去的这行人的生死,可是就在老天爷的一念之间了。
 
    一时间,大厅内的嘶吼之音渐渐的转成了悲切的痛哭,而那些侥幸退到了原本的甬道中的卫爷……则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不科学,这个墓穴为何不按照常理出牌?
 
    生门死门乃是墓穴布局之中的规矩,若是一条不留的话,那么那些为后人准备的祭拜探视之路,岂不是催人上路的陷阱了。
 
    一时间想不明白的卫爷就萌生了几分的退意,更何况这一条路已经被封堵严实,他身边的搭档们是伤的伤残的残,都没有几个是囫囵的了。
 
    是时候依照原路返回到地上,修整一番,再仔细的研究一下那份顾氏的族谱,期望在其中能够找到这墓穴之中的破关的线索,然后再另寻通道下来查探吧。
 
    至于留在里边的小六子们?对不住了,既然是干了这一行当,就要做好以身犯险的觉悟了。
 
    丝毫没觉得将五个大活人被抛在地下有什么不对的卫爷一行人,在简单的替强子等人包扎了一下伤口之后,就开始沿着长条的甬道原路返回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