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对曾经的兵王苏锐来说真的是必修课当然这些语言之中快的其中的原

发布时间:2018-11-01 17:29 浏览:
“对于和美女拥抱,我是从来不会拒绝的。”苏锐哈哈一笑,然后张开了手。
 
    接下来,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已经被对方身上的某个部位挤压的有些呼吸不畅了。
 
    没办法,这妹子发育的实在是太过壮观了,那夸张的身材比例简直都快要不符合东方人的审美了。
 
    “苏锐,不管怎么说,我都希望我们未来是永远的朋友。”茵比和苏锐轻轻拥抱的时候,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我们现在难道不是朋友吗?甚至暧昧的都超过了男女朋友。”苏锐打趣道。
 
    “住在同一个房间里面十几天,结果除了被你看光两次,其他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在某些方面已经早衰的无能了。”茵比撇了撇嘴,松开了苏锐。
 
    苏锐笑了笑,没有答话。
 
    看着苏锐的眼睛,茵比沉默了一下,还是说道:“你先走吧,我等分公司的人来接我。”
 
    “好,我想,距离我们下次见面应该不会太远的。”苏锐摆了摆手,转身走下舷梯。
 
    等到了码头上,苏锐回过身来,对站在上方的茵比挥了挥手。
 
    茵比也挥挥手,但是一边挥手的时候,一边却在轻声的自言自语:“你终究还是怀疑我了。”
 
    看了看手腕上的金色手表,茵比的眸光里面流露出了一丝复杂:“其实,我有些时候,并不像你认为的那样简单,抱歉,阿波罗。”
 
    这一次,茵比说的是“阿波罗”,而不是“苏锐”。
 
    说话间,她便已经拿出了电话,然后拨打了一个号码。
 
    除了电话那端的人之外,没有人听见茵比在说些什么,因为那些声音都已经被吹散在风里了。
 
    挂了电话之后,她望着远方那已经看不清大清楚的背影,再次轻轻的说了一句:“对不起,你的怀疑是对的。”
 
    “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不会恨我就好,我可以解释成是我不得已,但是,这一切已经发生了,解释又有什么意义呢?”
 
    停顿了一下,茵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难得遇到一个还算不错的朋友,就这么没了。”
 
    收起手机,茵比迈步走下了舷梯。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茵比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茵比,这次的事情你做的不错,家族的长辈们已经决定,等你回来之后,我们要给你奖赏。”电话那端的男人显得很是有些兴奋:“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如果这样保持下去,未尝不可以竞争家族继承人之位。”
 
    “家族继承人?那你来帮我好不好?”茵比笑着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只是,这个时候的她已经迅速把笑容收起,眼睛里面满是冷意:“谁也别想利用我,我的命运我做主。”
 
    她下意识的转过脸,想要再看一看苏锐的背影,可是码头上车水马龙,哪里还能找的见?
 
    茵比的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极为不妙的预感。
 
    “糟了!”她说道。
 
 第1253章 率先动手!
 
    已经远远离开了的苏锐自然是听不到茵比的感慨了,事实上,在这种离别的关头,告别了茵比,反而让他觉得有些轻松。
 
    他是真的已经开始怀疑茵比了,所以,这样的相处让他感觉到并不舒服,再也回不到之前的聊天打趣的状态。
 
    诚然,茵比的种种解释都能说得过去,但是越是一切都解释的通,就越是会引起苏锐的注意,因为这一切都——太巧了。
 
    为什么那天出现在顶层甲板上面的不是别人?
 
    为什么她的手上戴着这种手表?
 
    为什么凯蒂家族给她用来防身的是这种毒性超强瞬间致死的毒液?
 
    各种都能解释的通,其实也代表了各种解释不通。
 
    苏锐知道,自己如果动用手段来对茵比进行审讯,是可以得到相应的结果的,但是,以他的性格,真的做不来。
 
    再者说了,万一真的不是茵比干的,他岂不是造成了误伤?他可不想失去任何一个值得被称作为“朋友”的人。
 
    这个时候,一辆出租车来到了苏锐的跟前,后排赫然已经坐着一个面戴墨镜,身穿长裙的窈窕身影。
 
    “上来吧。”小白把墨镜摘了下来。
 
    苏锐拎着箱子上车,然后说道:“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的。”小白说道。
 
    人如其名,她真的很白,皮肤细腻如凝脂,白的耀眼。
 
    苏锐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我们还能再见面。”
 
    “相逢即是有缘,何必要求那么多呢?”小白抿嘴微笑。
 
    苏锐无奈的说道:“不是吧,我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连个联系方式都不给我啊?”
 
    “你有女朋友吗?”小白忽然转过脸来,清澈的眼光盯着苏锐的眼睛。
 
    “这个……有。”苏锐想说他还不止一个,不过这么无耻的话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来。
 
    “那你就不用想着泡我了,男女之间是不可能有真正的友情的,对不对?”小白微微一笑,清澈的眼光似乎能够洞穿人心。
 
    苏锐似乎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不能有真正的友谊呢?我和很多异性都有纯洁的友谊。”
 
    小白很不屑于这种说法:“那是你对她们纯洁,她们铁定对你不纯洁。”
 
    苏锐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是认真的。”小白说道:“说实话,你的魅力那么大,我怕我真的哪天喜欢上你了,怎么办?”
 
    苏锐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你这是在夸我?”
 
    “难道不是吗?”
 
    苏锐点了点头:“好吧,你这还真的是一句拒绝别人的正当理由呢。”
 
    小白拍了拍苏锐的手:“我说过,有缘就会再见的。”
 
    苏锐的桃花运简直极佳,很少在妹子身上受挫,但是今天在小白身上却死的透透的,脸都肿了。
 
    “有缘就会再见,这句话简直就跟‘你是个好人’没什么两样。”苏锐摇了摇头,随后便释然了。
 
    因为小白说了一句话。
 
    她很认真的说道:“你的工作性质,我的工作性质,注定我们不是一类人,而且,还是永远不要再见面的好。”
 
    看到了小白的神情,苏锐的心头咯噔一跳:“怎么那么严肃?”
 
    小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这是为你好。”
 
    虽然她的容貌看起来有些普通,但是这么一笑之下,似乎整个车厢都因此而明艳了起来!
 
    苏锐看的有些呆住了。
 
    “为了我好。”苏锐在好几秒钟才收起失态的样子,笑道:“好,我收下这份关心。”
 
    而后,他对司机说道:“麻烦您停车吧。”
 
    一出口就是最标准的东洋话。
 
    学习各国语言,对曾经的兵王苏锐来说真的是必修课当然这些语言之中他学东洋语是最快的其中的原因或许只有男同胞们才能明白。
 
    “好的。”却没想到出租车司机用的是最标准的华夏语。
 
    苏锐狐疑的看了看小白:“是自己人?”
 
    小白点了点头:“我们的准备很充分的。”
 
    “准备充分?”苏锐眯了眯眼睛:“我就知道,在登船的那一刻,你把我也算计在内了。”
 
    “我再友情提醒一句,知道的太多对你也不是什么好事。”小白微微一笑,伸出手去:“再见吧。”
 
    苏锐握了握这柔滑的手,细腻的像是整天沐浴在牛奶之中一样,他甚至想要多抚摸两下,这和心中的情感无关,实在是这种手感太好了。
 
    推开车门,苏锐下了车,望着离去的出租车,他的眸光微凝,叹了一句:“不见面是为了我好?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小白啊小白,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随着出租车彻底消失在视线中,茵比,山本恭子,坎特罗斯,小白,苏锐在鹦鹉螺号上面遇到的四个姑娘,全部都暂时的消失在了他的生命里。
 
    而这些人里面,哪些是过客?哪些又会驻足停留一段时间,然后再飘然远去?
 
相关阅读